3月16日9時,從三國赤壁古戰場輪渡碼頭遠望,一座跨江大橋正加速合龍,200多米的橋梁主塔高聳入云,數百條斜拉索猶如一根根琴弦飛揚在江面,兩臺紅色塔吊正緊張有序地開展作業,金黃色的油菜花點綴兩岸,一幅美麗的畫卷正徐徐展開。

 

 

11時18分,最后一節鋼梁被穩穩吊裝至大橋上,世界跨度最大的鋼混結合梁斜拉橋——赤壁長江公路大橋成功合龍,赤壁市53萬人民40多年翹首期盼的長江大橋夢變成了現實。

 

赤壁長江公路大橋北連洪湖市烏林鎮,南接赤壁市赤壁鎮,是長江上首個采用PPP模式建設管理的示范項目。項目于2018年3月21日開工,總投資32.5億元。

 

筑夢

 

建安十三年(208年),孫權、劉備聯軍在長江赤壁一帶大破曹操大軍,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在長江流域進行的大規模江河作戰,奠定了三國鼎立的基礎。

 

千百年來,赤壁因江而名,擁江而興,也望江而嘆——因舟楫不便,臨江無港,建一座跨越天塹的長江大橋成了赤壁、洪湖兩岸百姓多年的期盼。

 

一座大橋,鐫刻著幾代人的渴望。

 

素有“千橋之鄉”美稱的湖北省咸寧市,擁有138公里的長江岸線,卻沒有長江大橋。

 

上世紀80年代,一張張泛黃的檔案——《關于申報赤壁長江公路大橋可行性研究報告的請示》《關于對組織預審的請示》,記錄著咸寧筑夢長江大橋的點點滴滴。

 

1992年,赤壁籍企業家陳天生提出民間籌資修建赤壁長江大橋,連通赤壁(當時稱為蒲圻)和洪湖兩地,還曾一度引進投資者,但幾經周折未果。

 

在此之后,赤壁市聘請世界橋梁大師林同炎擔任大橋總設計師。1994年3月,由美國某公司投資1.5億美元建赤壁長江大橋的合同在武漢簽字。然而,還是未果。

 

幾經坎坷,幾經風雨,但是赤壁人民心中的長江大橋夢從未停歇。

 

2010年7月至2014年8月,赤壁長江大橋項目先后通過地震、文物保護、壓覆礦產資源、環境影響、通航安全等20多個可行性評估。經過不斷爭取,2011年,赤壁長江公路大橋項目申報納入《湖北省公路水路交通運輸發展“十二五”規劃》,一批國字號企業和實力雄厚的民間資本紛紛拋來橄欖枝。

 

然而,該項目投資規模大且投資周期長,經測算,項目運營期間的收入來源不足以覆蓋項目特許經營建設、運營成本及合理收益,采用“使用者付費”方式完全交由社會資本負責全部投資建設運營,盈利能力不足以吸引社會資本。

 

出于風險考慮,社會資本望而卻步,夢想再次擱淺。

 

圓夢

 

自2014年9月以來,國家出臺了一系列積極推動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的政策性文件,赤壁市再次嗅到了夢想的味道。

 

2015年2月,交通運輸部印發《關于全面深化交通運輸改革試點方案的通知》,明確提出遵循收益共享、物有所值、公共利益最大化、合理分擔風險等原則,對于社會效益突出但經營性收費不足以覆蓋投資成本、需政府補貼部分資金或資源才能進行商業化運作的項目,已開展前期工作、擁有合作意向或地方政府給予支持的項目,均作為交通運輸行業試點PPP模式的優先考慮項目。

 

“這簡直是為赤壁長江公路大橋量身定做。”咸寧市財政局PPP管理中心羅映驚訝地說。

 

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。由于前期20多個可行性評估均已完成,咸寧市、赤壁市兩級相關部門搶抓機遇,及時跟進,積極向交通運輸部申報試點。

 

2015年5月,交通運輸部印發《關于開展交通基礎設施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試點項目的通知》,武深高速嘉魚北段和赤壁長江公路大橋被列入第一批11個PPP項目試點,咸寧市成為全國唯一同時擁有兩個試點、全省唯一試點項目的地市,兩個項目爭取中央補助資金額度上限20.72億元。

 

2015年6月,赤壁長江公路大橋PPP項目實施方案獲省交通廳專家審查通過。

 

2015年7月,咸寧市財政局邀請省財政廳、交通廳等部門專家召開審查會,專家組一致通過了物有所值評價、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文件。省財政廳將該PPP項目的兩個論證方法作為范本在全省推廣,并將咸寧列為全省PPP示范城市。

 

消息傳開后,赤壁長江公路大橋PPP項目猶如“待嫁閨秀”,一時間中交集團投資、中建交通集團、中信工程建設有限公司等大型集團公司紛紛來咸洽談合作。

 

項目采用“BOT+EPC”的PPP模式,即“基礎設施特許權+投資、建設、運營”一體化建設模式公開招投標方式確定投資人。

 

2016年3月,湖北省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(聯合體牽頭人)、中鐵大橋局集團有限公司(聯合體成員)、中鐵大橋勘測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(聯合體成員),成為該項目中標候選人。

 

2016年4月,咸寧市人民政府與湖北省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、中鐵大橋局集團有限公司、中鐵大橋勘測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簽訂投資協議。

 

咸寧市將7億元投資補助(資金來源主要為交通運輸部專項獎補資金)和24年特許經營權(含建設期4年)交由項目公司,由項目公司對項目的籌劃、資金籌措、建設實施、運營管理、債務償還和資產管理等全過程負責,自主經營,自負盈虧,并在PPP項目特許經營協議規定的經營期限屆滿后,將公路(含土地使用權)、公路附屬設施及相關資料無償移交給當地政府。

 

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。經測算,采用PPP模式比傳統投資模式節約成本4.82億元,而且7億元政府補助撬動了32.5億元的投資,既解決了政府在財力不足的情況下供給公共服務的難題,又極大地激發了市場活力。

 

PPP模式的好處不止于此。咸寧市按照激勵相容的原則,嚴格建設期績效考核和運營期績效考核機制。

 

建設期績效細分為過程績效和結果績效,考核結果與一定比例建設成本掛鉤,具體視考核結果扣減建設期政府補貼和建設期履約保函。

 

運營期每年度3月底前對上一年項目運維服務績效進行評價,分值在95分及以上的,不進行任何處罰。分值在60分—95分之間的,插值計算對項目公司當年度通行費收入中扣減。分值在60分以下的,本年度對項目公司課以項目總投資0.4%數額的扣減。

 

2018年3月,在獲得省交通廳施工許可,辦齊最后一張“綠卡”后,赤壁長江公路大橋PPP項目拉開了全面建設大幕。

 

尾聲

 

“決戰一百天,攻堅保目標。”湖北交投咸寧項目部集中力量打好大橋合龍“收官戰”,誓將疫情和歷史罕見洪澇耽誤的4個月工期奪回來。

 

“希望早點通車,我也要在橋上走一圈!”焊工張奎松說。春天疫情,夏天汛情,所住的板房被淹,他們照樣堅守工地,節假日也不休息。

 

“小時候去赤壁走親戚,路上要花兩個多小時,直到現在,洪湖和赤壁過江還是依靠汽渡通行,大橋建成后,從赤壁過江到洪湖僅需5分鐘。”大橋項目分部安環部長黃煒激動地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