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疫情肆虐,全球主要經濟體GDP普遍負增長。中國經濟實現V型反彈,GDP實現2.3%的正增長,總量突破百萬億元人民幣。政信研究院專家表示,中國如今已經擁有龐大的經濟體量,但是考慮到人口基數,與美國等國家仍舊有很大差距。另外,收入不平衡、地域發展不平衡等問題也困擾著民生,未來應當注重“共同富裕”。

 

微信圖片_20210402094135.png

 

2020年美國GDP大概是日本的4倍多,中國GDP則是日本的近2.9倍,約為美國的近70%。2020年中國人均GDP已經兩年超過1萬美元,但是仍舊相當于世界各國人均GDP的90%,距離高收入國家標準有約20%的差距。

 

從2000年中國GDP排名全球第六,到如今穩坐世界經濟第二把交椅,20年間中國經濟增長迅猛。在肯定中國取得的成就的同時,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,美國人均GDP相當于中國人均的6倍,以及發展過程中的諸多問題,比如東西部差距比較大,貧富懸殊等情況。

 

東西部差距的問題與解決方法

 

2020年,廣東GDP超過11萬億元,超越了世界上90%以上的國家,其中包括俄羅斯和韓國。緊隨其后的江蘇也突破10萬億元。同時西藏、貴州、重慶、甘肅、四川、廣西、陜西、內蒙古等省份的GDP總共不過15萬億元左右。我國西部地區的GDP占全國比重不到20%。

 

政信研究院專家表示,長期以來東西部發展不均衡,強者恒強,東西部之間的差距在不斷擴大。以貴州畢節為例,在很長時間和“貧困”這個詞匯緊緊捆綁在一起。當地處于懸崖上的村莊,有的孩子上學要爬六小時山路,才能到達學校。

 

與經濟發達地區相比,貧困地區的交通、供水等基礎設施是制約經濟發展的主要因素,脫貧需要基礎設施的支撐,公共工程建設必須配套。政府要加大對西部的支持,除了財政以外,還需充分利用社會資本的力量。

 

西部地區與東部相比,西部高山大川比較多,比如修路需要架橋,所以基礎設施建設成本比較高。這些投入都是生產性投入,也就是投入以后一定會有很大產出。如果社會資本在這些方面投入不足,就需要發動政府的力量來帶動。貧困地區有了好的支持,也就有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、更高更快的發展速度,也將會為投資人帶來更多的投資收益,帶動西部的發展。

?

首先,教育是重要途徑。西部某些地區的貧窮根深蒂固,沒有系統的教育資源,沒有學習知識的途徑,甚至沒有走出大山的合適的基礎設施。在這些方面,需要社會給予更大的關注,扶貧過程中不能只給東西,一定要教會他們本領,授人以漁。

 

其次,還要繼續推進易地搬遷,給他們改變命運的更好的基礎設施,讓孩子們能夠在窗明幾凈的學校上課,讓老百姓能夠接觸到更好的生產設施,從而能夠依靠自己的勞動來致富。

 

一些地方自然條件差,如果扶貧資金用不好,對當地幫助并不大。還有些地方甚至不適合人居住,如果要在這里創造就業,需要花費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成本,比易地搬遷成本要大許多。那么針對這些地方,就需要推動易地搬遷。

 

最后,易地搬遷后更重要的是能夠為百姓提供工作崗位,發揮他們的勞動能力,為未來的生活鋪路。政信研究院專家表示,易地搬遷的百姓在新的生活環境中常常有不適應的狀況,新的生活環境、工作崗位、職位要求,都對他們構成了挑戰。易地搬遷來的人很多受教育程度比較低,需要政府來幫助進行基礎的教育、技能培訓等。建議由政府和企業共同為這些人提供工作崗位,政府從稅收、政策、補貼上對企業給予優惠,形成“先富帶后富”的社會環境,幫助這部分人共同富裕。

 

解決民生困局,讓老百姓共同富裕

 

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有5.6億人,占人口總數的4成;月收入在1000-2000之間,有3.1億人;月收入在2000-5000之間,有3.8億人。這三部分人群加起來接近我國人口的9成。另外,根據西南財經大學《中國家庭金融調研中心發布統計報告》顯示,2010年中國基尼系數已經達到0.61,當基尼系數超過0.5時,表示收入懸殊。

 

政信研究院專家表示,雖然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。但當前的貧富差距很大,這會產生很多社會問題。如果任由現在貧富兩極分化繼續發展,富裕階層聚攏優質的教育、生存資源,而貧窮的人越來越難以翻身,社會矛盾會越來越大。

 

中國自古相信“勤勞致富”。改革開放的40年允許“一部分人先富起來”,這個目標早已實現,中國現在的階層固化比較嚴重,如今“先富起來”的人在“帶動后富”方面卻沒有形成足夠的拉動力。社會產生扭曲的社會價值觀,不穩定因素也在潛滋暗長,增加社會的管理成本。

 

2020年馬云、馬化騰的資產分別為4000億元、3900億元。2019年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的年收入為53604元,以這樣收入的人想要比肩馬云的資產,即使不吃不喝,需要700多萬年。

 

政信研究院專家表示,現在普通老百姓面臨“三座大山”,一個是住房問題,第二個是工作壓力問題,第三個是生育問題。

 

在住房方面,一線城市的房價已經高到普通工薪階層根本買不起的程度,二、三線城市的房價也在不斷上漲。普通工薪階層需要花費20到30年來還貸,剩余資金只能夠維持基本的生活,把養育孩子的錢用來養育銀行和房地產商,同時抑制了個人消費欲望。職場“996工作制”擠壓工薪階層的業余生活,還可能導致職場人出現很多身體和心理的疾病。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我國處于亞健康狀態的人群大概占到70%左右,未來慢性疾病的爆發將威脅到很多人的健康。

 

隨著當前社會競爭越來越劇烈,亞健康人口逐年增加。住不起、病不起、生不起,已經成為一個社會現象。低生育率加速老齡化社會的到來,未來三個人中就有一個老人,處于生育期的年輕人會面臨巨大的贍養壓力。貧富分化如果不得到妥善解決,未來我們將面臨巨大的社會問題。

 

綜上所述,政信研究院專家表示,未來國家的主旋律,一定是帶動大家“共同富裕”,減少貧富差距,讓人們生活過得更加幸福。2021年是“十四五”規劃的開局之年,也是“兩個一百年”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期,希望從這一年開始,開啟大家“共同富裕”的新篇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