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十四五”時期是我國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、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第一個五年,2021年是開啟“十四五”規劃建設的元年。我國發展仍然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,兩會的召開迎來了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征程的第一個五年規劃,可謂是“謀大局、擘藍圖、開新局”,意義非凡。

 

圖片1.png

 

《政府工作報告》(以下簡稱“報告”)以“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,立足新發展階段,貫徹新發展理念,構建新發展格局,以推動高質量發展”為主題。

 

上期中國政信研究院政策研究首席顧問董峰從“新階段”、“新理念”兩個方面為大家分析了中國的“新”定位,本期將聚焦關鍵字“新格局”、“高質量發展”。

 

新發展格局在哪些方面有新布局?

 

圖片2.jpg

 

兩會《報告》提出,我國在“十四五”時期將立足國內大循環,協同推進強大國內市場和貿易強國建設,依托國內經濟循環體系形成對全球要素資源的強大引力場,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。

 

新發展格局以國內循環為主、國際國內互促雙循環發展,這一理論的提出有深刻的內涵和現實性。這個“雙循環理論”包含著更高水平的開放,過去,我們以商品的輸出為主,同時吸引外資投資到國內,滿足國內建設需要?,F在,我們有“一帶一路”、RCEP、《中歐投資協定》,我們大幅增加了進口量,而且我們增加對外投資,更加主動參與世界各國的基礎設施建設。

 

新發展格局的“新”體現在供需、需求、分配、生產和貿易等多方面,“雙循環戰略”是在新發展格局下我國積極應對國內外形勢、擴大內需、發揮國內市場優勢等方面的主動選擇,是實現“十四五”規劃遠景目標的關鍵抓手。

 

區域協調發展的新格局

 

圖片

 

兩會前公布的《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》,這是以交通基建的發展全面帶動中西部發展。原來的格局是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,東部先富裕,所以東部沿海地區發展起來了?,F在是將東部的發展經驗移植到中西部發展中,形成共同富裕。比如廣東的企業將工廠開到中西部,這樣將中西部的市場優勢、勞動力優勢、土地成本優勢等綜合起來,大大降低了成本,而且解決了過去的外出打工帶來的“留守兒童、留守老人”的問題,為中西部發展帶來了產業鏈。這是實現共同富裕的新格局。

 

基礎設施建設,特別是“新基建”,在構建區域協調發展的格局中將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,是雙循環暢通的新動能。兩會《報告》明確指出,將擴大有效投資,繼續支持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重大工程,推進 “兩新一重”建設,實施一批交通、能源、水利等重大工程項目,建設信息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。

 

新型城鎮化的新格局

 

圖片4.png

 

以往的搬遷和拆遷帶來的城鎮化,用于扶貧、脫貧,但是搬遷不能解決當地就業的問題。搬遷后,如果沒有工廠,沒有配套的商業、服務業,人們依然會外出打工?,F在的城鎮化是有產業配套的,不要求大,要求發展符合當地實際情況的產業。比如企業家依托中西部的優惠政策,將工廠建在中西部,依據當地的實際資源,發展旅游產業、特產加工、糧食加工、手工制品產業等,形成產城融合模式,將產業、人口、資金留在當地,這是當前內地新型城鎮化發展的新格局。

 

優化區域經濟布局,促進協調發展,形成區域聯動經濟。避免重復建設,而是砍掉過剩產能,吸納當地有發展潛力,形成區域間優勢互補,綜合平衡,協調發展。這是區域協調發展的新格局,這將為地區發展帶來持續動力和活力。

 

推動綠色發展的新格局

 

圖片5.jpg

 

 

在《報告》中,綠色發展的詞頻達到36次,以碳達峰、碳中和為目標,推動生態治理、環境保護工程。綠色發展需要科技加碼,這也是科技創造價值的體現。

 

促進民生發展的新格局

 

圖片6.jpg

 

 

《報告》提出持續增進民生福祉,扎實推動共同富裕。與80年代提出的共同富裕不同,當前要實現共同富裕,需要各行各業龍頭企業帶動上下游產業鏈發展,因為只有產業鏈形成閉環,才能有持續的發展動力,從根本上解決民生問題。

 

 

堅持高質量發展

 

生產效益的提升和生活質量的提高

 

圖片7.png

 

中國以馬克思經濟學理論為指導思想和理論基礎,而歐美國家主要以亞當·斯密的經濟學理論為基礎。不同的理論基礎決定了兩種不同的經濟體制,最主要體現為所有制體制。我國中央政府代表的是14億中國人的共同利益,不是哪一個政黨、團體或者少數人的利益。

 

我國在“十四五”元年的起步標準更高,我們制定政策都是基于滿足人民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。過去的政策是基于經濟快速發展,追求速度,而現在是追求更高的質量,更高的價值。中國的高質量發展是提高生產效益的能力,利用剩余價值來造福14億人。

 

高質量發展要求提高全員生產率。這個全員生產率意味著包括國有企業、民營企業的投入產出效率都要提高。這與以前所提的“向規模要效益”不同。在改革開放40年歷程中,民營企業更注重效益,獲得了高速發展,但是國有企業長期以來效益低于GDP的增幅。高質量發展實際是要求提高國有企業的投入產出比,提升國有企業的獲利能力,這樣就能大幅提升國家財政收入。

 

未來30年,中國在世界上的國際地位會更高。外國與中國打貿易戰,背后反映了中國的崛起和強大,因為沒有國家會在意一個貧弱的國家帶來競爭壓力。中國僅用40年的時間實現了西方國家200年走過的歷程,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。

 

國家的崛起,體現在科技、教育、工業發展等領域,21世紀中國的崛起勢不可擋,這不僅是因為我們這個民族的勤勞和智慧,更因為中國制度在當前國際競爭中凸顯的優勢。